当前位置: 首页 > 墓地 > 墓地新闻

北京天寿“天荷园”规划方案确定

今天上午10时,被称为书画鉴定界最后一位泰斗的徐邦达老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告别大厅举行。

我国书画鉴定界原有徐邦达、谢稚柳、启功三位鉴定大家。时光流逝,到2005年,可称之为书画鉴定界泰斗且健在于世的,仅剩徐邦达老先生一人,徐老随之成为当今艺术史界经历百年沧桑而唯一健在的学术泰斗。2012年2月23日上午8点38分,徐邦达老先生永远闭上了双眼,享年101岁。

告别现场千人送别

今天上午8时,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告别大厅门前整齐摆放着数排社会各界送来的花圈。此时,仪式还未正式开始,但大厅门前已经出现了一名自发来追思徐老先生的人。这个小伙子是中央美院的学生,目前正在研学书画鉴定。据小伙子介绍,今天上午学校原本有课,但他提前请了假,坐了一个半小时地铁赶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追思徐老先生。自己一直以来研学的都是书画鉴定专业,也可以说是看着徐邦达的各部著作成长起来的,可惜的是,自己没有能够亲耳听到徐先生的教诲。在追悼会开始前,业内外名士纷纷来此悼念徐先生,这位美院的学生也不忘见缝插针,学习技艺。先是向老恩师薄松年老先生请教问题,后又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古书画部副主任金运昌先生聊了起来。

上午9时,一副丝织的黑白挽联出现在告别大厅门旁,这是今年已经80岁的徐老的学生杨臣彬所书,以表达自己对恩师的追思之情。知情人透露,自从徐邦达先生去世,杨臣彬老人终日茶饭不思,难以入睡,老人说一闭上眼睛就是恩师的音容笑貌,令人伤感。昨晚杨臣彬老人终于写好了这副挽联,直到晚上8点都没有吃饭。

10时,告别仪式正式开始,故宫博物院职工加上自发来参加追悼会的人排起了长队,共近千人。在告别仪式上,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起,书画鉴定并非循规蹈矩的行业,随着时代的变迁,对于一幅作品的认知也会发生改变。鉴定书画,不仅需要扎实的功底,还需要有非凡的毅力,在这一点上,徐老先生非常令人敬佩。纵观徐老一生,既有始终不渝的坚持,也有紧随时代的改进,敢于推翻自己鉴定结果的勇气更令人钦佩。可以说,无论是学术修为,还是道德修养,都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为何被称为“徐半尺”

在业内,徐邦达老先生被称为“徐半尺”。据徐老的学生著名鉴定家王连起说,这个名号准确地说是从1991年开始传播开来的,那年徐邦达老先生到台湾为博物馆做书画鉴定,因徐先生书画鉴定能力极高,可谓火眼金睛,往往被鉴定的书画作品刚刚展开半尺,徐老便已辨出真伪,由此得了“徐半尺”的名号。

首页东部墓地北部墓地西部墓地南部墓地墓型介绍选墓班车墓地分布关于我们联系我们1
通用墓地优惠卡